陝西(xi)分社正(zheng)文
那英宋茜王源共(gong)討“鍵盤俠”bao)禾tian)下苦“網暴”久矣
2019年(nian)10月23日 13:44
來(lai)源︰

  議(yi)論風生(sheng)

  “網絡暴力者”與惡的(de)距離。

  近兩日,兩個(ge)跟網絡暴力相關的(de)話(hua)題上了(liao)熱搜,帶動話(hua)題熱度的(de)是兩位明星︰那英和宋茜。

  17日晚,那英發了(liao)開(kai)微博以來(lai)首篇長(chang)文,自yun)卮6日晚起遭到很(hen)多網絡文章污蔑(mie)詆毀(hui),怒斥(chi)網絡暴力操縱者“妄想永遠躲(duo)在陰暗(an)的(de)角落里,妄想讓遭受(shou)霸凌(ling)者默不作聲”bao) bing)表示(shi)將站出(chu)來(lai)為遭受(shou)網絡霸凌(ling)的(de)人憤然反擊。

  同日晚,因(yin)未在社交媒體對韓國女星、同個(ge)女團成(cheng)員崔雪(xue)莉離世事lu)硤tai)而遭遇大量(liang)惡評的(de)宋茜,也發了(liao)長(chang)文怒懟“鍵盤俠”bao)骸扒氬灰yao)去對別人的(de)人生(sheng)指(zhi)手zhi) 牛 埔yi)的(de)忠告和建議(yi)也是有限度的(de),請不要(yao)越界。自yue)旱de)生(sheng)活都ji)且煌旁悖 鐘惺裁醋矢裰zhi)揮別人該(gai)做什麼不該(gai)做什麼呢?”

  在雪(xue)莉自殺事lu) 巴綾├χ 瘛貝牘 gong)視線,韓國多名議(yi)員發起“出(chu)台雪(xue)莉法”提案、韓國演(yan)藝zhan)芾li)協會也表態(tai)“將為杜絕惡意(yi)評論展(zhan)開(kai)強硬應(ying)對”的(de)背(bei)景下,多位國內藝人卻仍遭到網絡暴力,最終憤而反擊,這(zhe)讓人唏噓且遺憾。

  這(zhe)不是明星藝人song)錐認蟯綾├ kai)炮︰10月14日,藝人炎亞綸(lun)就發文寫(xie)道︰“至今多少自殺事lu)加賞綾├σ穡 嗌俅撾頤竊諭詞 sheng)命的(de)同時(shi)bao) 拋  qing)原本你可能討厭或群(qun)起圍(wei)攻的(de)那個(ge)受(shou)害者?”“網絡上暴力的(de)文字與現實中(zhong)的(de)刀、槍、劍(jian)、毒無異”。

  15日,演(yan)員熱依扎正(zheng)面懟網絡攻擊,“我代表了(liao)這(zhe)個(ge)網絡里的(de)很(hen)大一部(bu)分人、今天(tian)不告你,以後就會有更多的(de)像你一樣(yang)的(de)人,傷害別人”bao)6日,主持(chi)人朱丹在雪(xue)莉之死引起的(de)“沒有一片雪(xue)花是無辜的(de)”bei)疤?笏怠把(ba)xue),一直下……請善良”bao)7日,聯合國兒童(tong)基金會發布了(liao)TFBOYS成(cheng)員王源談(tan)網絡霸凌(ling)的(de)視頻(pin),他呼吁大家(jia)不要(yao)網絡霸凌(ling),三思而後行。

  這(zhe)是“受(shou)害者聯盟”向網絡暴力的(de)宣戰jian) dan)該(gai)向網絡暴力宣戰的(de),遠不只(zhi)有他們,因(yin)為受(shou)害的(de)絕不只(zhi)是他們。

  私設刑堂,挖墳人肉,網絡逼供,線上私刑,電話(hua)騷(sao)擾,短信謾罵,道德(de)綁架,動機污名,喊打喊殺bao) pi)倒批(pi)臭……這(zhe)番景象(xiang),在當下時(shi)bei)?杉jian)。風乍(zha)起,吹皺一池(chi)網絡暴力的(de)髒(zang)水。這(zhe)髒(zang)水流(liu)自“鍵盤俠”們的(de)口水,流(liu)向何(he)方jian) shui)也不知(zhi)道——畢竟,網絡暴力永遠在尋(xun)找下一個(ge)獵(lie)物(wu),就像有些“錘子yin)焙薏壞冒ba)周遭事物(wu)都變成(cheng)“釘子yin)薄/p>

  如今,很(hen)多人把(ba)謠言、詐騙、黑公關當bei)賞綰誆5dan)比起這(zhe)些一小撮(cuo)人的(de)“暗(an)黑操作”bao) dai)著(zhou)正(zheng)義(yi)面具出(chu)籠傷人的(de)網絡暴力,或許是更不容小覷的(de)黑產。它通常還是“量(liang)產”bao) 懷chu)現就猛如洪水。

  可觀諸當下,對網暴啟動法律(lv)追責的(de)概率跟網暴的(de)發生(sheng)幾率已嚴重不匹配。鑒(jian)于此,已有不少法律(lv)人song)恐zhi)出(chu),我們需(xu)要(yao)一部(bu)《反網絡暴力法》。這(zhe)是個(ge)需(xu)要(yao)討論的(de)專業議(yi)題,但(dan)毫無疑問,強化法治對網絡暴力的(de)威懾力該(gai)是大方向。

  向網絡暴力宣戰jian) 贍芑溝黴嗟卮蟯ㄍ竦de)“理(li)性感知(zhi)通路”。攻擊是人的(de)本能欲(yu)求里“壞的(de)那一面”bao) 璧頰zhe)種欲(yu)求,需(xu)要(yao)必要(yao)的(de)價(jia)值觀介(jie)入,通過文明價(jia)值傳導與公約(yue)等形式jian)  zheng)義(yi)情(qing)緒跟理(li)性表達這(zhe)兩個(ge)“線頭”織在一起,引導網民處于心智平(ping)衡的(de)狀態(tai)。更進一步講,當下的(de)文明教育中(zhong),“反網絡暴力”該(gai)是其中(zhong)一課。

  在網絡暴力面前,“阿(a)特(te)拉(la)斯”們不該(gai)只(zhi)聳(song)聳(song)肩,還應(ying)搖搖頭。

  □佘宗明(媒體人)

pk10计划一期 | 下一页